• 袁仁国数博会数字经济峰会作主题发言 2018-05-02
  • 气温“过山车” 小心得肺炎 2018-05-02
  • 免费参展 千家厂商共聚“中国国际游戏交易会”--人民网游戏 2018-05-01
  • 改装不合格情况较突出 湖北召回4000余辆进口汽车 2018-04-30
  • 周绍雪:《巴黎协定》开启全球气候治理新起点 2018-04-29
  • 赵宏博给花样滑冰队打七分 2018-04-28
  •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2018-04-28
  • 2018闪耀跨年,中国黄金发表电影宣言:这是我们的新时代! 2018-04-27
  • 林雄当选广东省政协副主席 2018-04-27
  • 人民日报国际论坛:美国不是人权领袖 2018-04-26
  • 成本高变现慢 红木家具投资勿跟风 2018-04-25
  • 剑桥大学降半旗缅怀霍金:仰望星空 永不放弃 2018-04-25
  • 合肥市消协发布消费提醒:谨防陈茶扮"嫩"冒充新茶 2018-04-24
  • 中国企业提前完成乌克兰南方港疏浚项目 2018-04-24
  • 拜仁基米希专栏(3)|他说,拜仁可以在欧冠走得更远 2018-04-23
  • 共享汽車EZZY解散70天后:用戶追討押金員工苦等工資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2018-01-04 07:58 0
    分享到:
    導語

    從酷騎單車、小鳴單車到EZZY,共享出行的押金難退問題已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

    每經實習記者 段思瑤 每經記者 趙 成 每經編輯 楊 軍

    因投入近500輛寶馬i3而一度“名聲大噪”的EZZY宣布解散后,其用戶的押金問題至今仍未能解決。

    “在EZZY倒閉前,我就在申請退押金,但到現在也沒退,我已經起訴。”日前,一位在EZZY注冊的用戶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

    不僅是用戶押金,有EZZY前員工日前向記者表示,“截至目前,EZZY拖欠的員工工資和解散時所承諾的經濟補償金還未發放”。“用戶押金和員工工資加起來估計有500萬元左右。”該EZZY前員工說。

    1月2日中午,記者來到EZZY解散前的辦公地點——北京海淀區方圓大廈優客工場,這里也是EZZY解散后清算小組的辦公所在地。在現場,記者看到清算接待室大門緊閉,室內并未開燈辦公。據優客工場前臺人員介紹,“辦公室他們還在租,清算組元旦放假前還正常上班,但今天還沒見人來。”

    有律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如果破產公司沒有通過法院指定清算小組,而是成立了自己的清算小組,債權人只能通過該破產公司組成的清算小組申報債權,但不排除有些公司可能會故意對外隱瞞清算過程。

    有用戶申請強制執行退押金

    EZZY一直與汽車圈有著緊密的聯系,威馬汽車曾投資2000萬元參股其中,共享汽車平臺一度被汽車企業看作是實現“身份”轉換的重要契機,但是新生事物的發展總是與風險共生。

    2017年10月25日,EZZY官方發聲明稱,正積極處理后續事宜,已按照國家法律法規成立清算組,并嚴格依法開展清算及清償工作。

    “第一批向法院起訴退押金的用戶目前在等強制執行,我今天也要去取判決生效證明,然后去申請(強制)執行。”2018年1月2日,一位EZZY注冊用戶對記者表示,拿到判決生效證明后,據說退款也要等1個月左右。

    據了解,2017年11月,該EZZY注冊用戶就已收到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發放的判決書,法院要求大夢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夢科技)作為EZZY的所有者須在判決生效后3日內退還該用戶的押金2000元,如未履行給付義務,應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與此同時,在一個由部分EZZY注冊用戶以及前員工組建的“EZZY退款維權”微信群里,記者了解到,目前已有部分EZZY用戶向法院起訴大夢科技有限公司。

    按照EZZY創始人付強此前的估算,EZZY在解散前,存有押金的用戶約有1800人。如按照每個用戶2000元押金計算,總押金數額約達360萬元。

    員工苦等工資及賠償

    就在EZZY注冊用戶為押金奔波的同時,EZZY的前員工也在苦等工資和賠償。

    上述EZZY前員工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EZZY解散時,員工有30多人,大部分人被拖欠的是1個月工資加賠償,少部分人是兩個月工資加賠償。截至目前,所有員工的工資都未結算發放。”

    另一位EZZY前員工也向記者表示,“自己的工資和賠償至今都沒有發放,還在等清算小組的清算結果。”

    記者了解到,EZZY在宣布解散前,于2017年10月23日與員工簽署了一份《解除(終止)勞動關系協議書》,承諾愿意支付員工工資至2017年10月23日,另外還有一定數額的經濟補償。

    那么,EZZY是否能拿出這筆工資和補償款?據一位EZZY的工作人員稱,“大夢科技外面有債權,如果都收回來就可以退押金、發工資。”但截至發稿,記者也未撥通大夢科技和清算組的電話,所以上述說法未得到公司方證實。

    不過,有負責大夢科技審計的第三方相關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其委托方是大夢科技,所出具的審計報告已經交給大夢科技。“一般公司破產解散后,審計報告就可以算是清算報告,按照法律程序,大夢科技就可以根據清算報告,退還用戶押金,發放員工工資。”上述律師向記者表示,“即使資金到位,為了保證勞動者權益,會先發放員工工資,其次才是押金。”

    共享汽車暫難免押金

    從酷騎單車、小鳴單車到EZZY,共享出行的押金難退問題已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

    北京市2017年11月公布的“12315”消費者投訴分析顯示,共享汽車已成消費者重點投訴對象,其中涉及拖延或拒絕退還租車押金、多扣費等問題,特別是如何合理監管共享經濟的“押金池”,已引發業內關注。

    “在共享經濟領域,共享汽車已不是一個租賃物對應一份押金,而是一個賬戶對應一份押金,使本來一對一的傳統租賃,變成了一對多的押金共享。”上述律師表示,如果共享汽車平臺方沒有足夠的車輛進行反擔保,一旦管理不善就會有金融風險,也可能引發消費糾紛。

    2017年8月,交通運輸部、住房城鄉建設部聯合發布的《關于促進小微型客車租賃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曾提到,鼓勵分時租賃經營者采用信用模式代替押金管理。記者了解到,目前,在共享汽車領域,已經有部分運營企業開始嘗試用信用代替押金。

    “我們在與第三方支付平臺進行合作,只要信用達到720分以上,就可以免押。目前在我們平臺上,免押的用戶已達數萬個。”Gofun出行總裁兼首席運營官譚奕近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不過,這并不意味著共享汽車平臺將完全采取免押金方式運行。“我們曾嘗試過不收押金,結果發現車輛損壞、一輛車上百張罰單的情況很多。所以,目前押金對共享汽車來講仍是非常必要的管控方法。”譚奕說。

    編輯:zhaoxiaofei
    押金 天后 工資 員工 用戶
    分享到:

    財經網微評論0人參與)

    查看更多>>
    匿名評論
    • 全部評論(0條)
    查看更多>>
    • 熱門排行
    • 大家喜歡
    • 微信發布關于進一步升級外鏈管理規則的公告,其中,第二條明確表示,規范視聽內容傳播:外部鏈接不得在未取得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等法定證照的情況下,以任何形式傳播含有視聽節目的內容。而該規則,將于5月29日起正式生效。

    • 鄭州的順風車業務目前依舊處于不可用的狀態。

    • 5月18日,鳳凰網科技在北京,舉辦《新消費時代二手車市場的機遇和挑戰》主題沙龍,蘇寧汽車公司二手車項目部總經理周小勇、開心汽車副總裁李小光、車易行創始人程慶海、億歐副總裁由天宇等二手車行業的大咖齊聚一堂,展開了激烈的探討。

    • 5月18日,在線教育盒子魚宣布完成C輪數億元融資,投資方為新東方和美國保險業Starr集團,其融資金額將用于產品的迭代,拓展服務體驗和提升系統配備。

    • 如何在“大安全”時代保護我們的網絡和現實生活不受網絡攻擊的危害?迫切需要一個完整的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