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仁国数博会数字经济峰会作主题发言 2018-05-02
  • 气温“过山车” 小心得肺炎 2018-05-02
  • 免费参展 千家厂商共聚“中国国际游戏交易会”--人民网游戏 2018-05-01
  • 改装不合格情况较突出 湖北召回4000余辆进口汽车 2018-04-30
  • 周绍雪:《巴黎协定》开启全球气候治理新起点 2018-04-29
  • 赵宏博给花样滑冰队打七分 2018-04-28
  •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2018-04-28
  • 2018闪耀跨年,中国黄金发表电影宣言:这是我们的新时代! 2018-04-27
  • 林雄当选广东省政协副主席 2018-04-27
  • 人民日报国际论坛:美国不是人权领袖 2018-04-26
  • 成本高变现慢 红木家具投资勿跟风 2018-04-25
  • 剑桥大学降半旗缅怀霍金:仰望星空 永不放弃 2018-04-25
  • 合肥市消协发布消费提醒:谨防陈茶扮"嫩"冒充新茶 2018-04-24
  • 中国企业提前完成乌克兰南方港疏浚项目 2018-04-24
  • 拜仁基米希专栏(3)|他说,拜仁可以在欧冠走得更远 2018-04-23
  • 消息稱有關部門內部在對共享單車資金監管征求意見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剛剛 0
    分享到:
    導語

    共享單車作為一種新興業態,有關部門早已注意到用戶資金保障問題。

     

    本報記者 王峰 北京報道

    導讀

    共享單車作為一種新興業態,有關部門早已注意到用戶資金保障問題。部分地區出現的押金退費難現象顯示,共享單車靠收取押金這種金融性盈利模式的巨大風險。目前主要城市出臺或正在征求意見的管理辦法都對此予以了規制,21世紀經濟報道獲悉,有關部門內部亦在對如何進行資金監管征求意見。

    你的共享單車押金安全嗎?

    10月9日,國慶假期后第一個工作日,酷騎(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在辦公室前立了一塊告示,稱“因近期出現冒用他人賬號退費情況,即日起僅限辦理本人賬號退費”。

    今年9月底,酷騎單車押金退費難的問題演至高潮,以至于該公司北京總部樓下排起長隊,網絡上還有大量未退費外地用戶在找人排隊。總部位于廣州的小鳴單車、總部位于南京的町町單車也出現押金退費難現象。

    作為一種新興業態,有關部門早已注意到用戶資金保障問題。“交通部等10部門出臺的指導意見中已明確了用戶資金監管規則,但意見的落地需要一個過程,這些風險暴露在了制度施行之前。”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業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說。

    退費難顯示出共享單車靠收取押金這種金融性盈利模式的巨大風險,目前主要城市出臺或正在征求意見的管理辦法都對此予以了規制,21世紀經濟報道獲悉,有關部門內部亦在對如何進行資金監管征求意見。

    押金退費難現象頻發

    酷騎單車被罷免的CEO高唯偉10月9日接受采訪時介紹:“現在的押金由公司保管,只是有一部分(約3億人民幣)用于了公司運營,購買車輛了。”對于押金是否有第三方存管,高唯偉稱:“當時和民生銀行(8.160, 0.04, 0.49%)簽署押金存管的協議,但是并沒有實際的對接。”

    高唯偉透露,酷騎單車目前賬上加在一塊總共還有五六千萬元,欠款則約五六億元,包括3億多元的用戶押金退款和2億多元的供應商欠款。

    押金退費難事件集中爆發,廣東省消委會9月20日表示,已向小鳴單車發出調查函,該委員會8月共接收消費者對小鳴單車“押金無法退還”的投訴96宗。

    9月28日,南京市停車設施管理中心發出通知,要求清理街面上所有亂停亂放、無人管理的町町單車、酷騎單車,通知提到,兩家企業負責人及運維人員已無法取得聯系。

    町町單車是一家南京市本土共享單車企業,其創始人為“90后”江蘇人丁偉。此前有報道稱,町町單車法定代表人、丁偉之父丁萬青由于在其他事件中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已被警方刑事拘留。多份司法文書顯示,丁偉為大股東的一家電子商務公司同樣因涉嫌非法吸存被立案。

     “資金池”監管當趨嚴

    南京市政府網站于今年8月3日至9月3日在全市范圍內就共享單車的使用及管理現狀情況進行了問卷調查。調查結果顯示,44.73%的用戶向1家單車公司交付了押金,27.85%的用戶向2家公司交付了押金,16.03%的用戶向3家公司交付了押金,交付押金3家以上的用戶占比4.64%。

    有55.70%的被調查者認為,共享單車企業必須設立押金專項賬戶,接受第三方監管,保證專款專用。

    一名業內人士認為,共享單車從一開始就有非常清晰的盈利模式,就是利用押金:共享單車通過收取押金來回收資金,實現現金流并進行擴張,最終實現盈利。

    他還推算認為,如果一個共享單車平臺擁有1000萬個用戶,每人押金200元,用戶退回押金的平均周期是6個月,那么該平臺半年內就有20億元的現金儲備。如果用于投資理財產品,年化利率是5%,那么該平臺一年有1億元的收益。

    “企業不應該動廣泛收押金成為商業模式的念頭。”在線法律咨詢平臺“法先生”創始人吳飛告訴記者。

    吳飛認為,“共享單車的資金池容易涉嫌三宗罪,經營者需要高度審慎管理,避免經營的刑事風險。其一,共享單車企業吸納大量的押金容易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其二,如果企業出現經營風險,經營者沒有積極退還押金,卷款跑路,則可能被認為以詐騙為目的,涉嫌詐騙犯罪;其三,如果企業將押金挪做他用,則可能涉嫌挪用資金罪。”

    如何保證用戶資金安全

    今年8月1日,交通部等10部門出臺了《關于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提出加強用戶資金安全監管。

    “其中規定,在企業注冊地開立用戶押金、預付資金專用賬戶,實施專款專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門監管,防控用戶資金風險。目前,北上廣深等主要城市已經或正在依據《指導意見》制定當地的管理細則。”李俊慧說。

    各地細則推出了一些創新性的舉措,比如上海市要求共享單車企業定期公開用戶押金使用信息,主動接受社會公眾監督;廣州市則明確要求,市商務委會同市金融局負責研究制訂企業收取用戶押金和預付充值金的安全監管措施。

    小鳴單車9月15日回函廣東省消委會時稱,小鳴用戶押金是專款專用,委托第三方銀行監管,不存在資金安全風險。一個月前,華夏銀行(9.420, 0.01, 0.11%)廣州分行相關負責人曾介紹,小鳴單車在華夏銀行廣州分行開立的結算賬戶為一般存款賬戶,該行無須履行三方監管義務。

    “關鍵在于,共享單車企業收取了多少押金,用于何處。有的企業宣稱與銀行達成了資金托管協議,但具體執行如何,用戶并不知情,甚至監管部門也不了解。”李俊慧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

    《金華日報》9月14日報道,當地相關部門表示,由于存在共享單車企業注冊地不在該市的問題,市民只能在網上通過手機APP注冊,這就導致了押金流向沒有明確信息,這也給管理帶來了難題。

    針對共享單車的“資金池”風險,有業內人士建議可以參考對P2P市場的監管模式,將共享單車資金池正式納入金融監管部門之中,規定必要的信息披露,設置強制資金托管、資金管理投資范圍限定、定時管理績效披露及準備金的備余等資金管理紅線。

    “共享單車押金的性質是保證金,而不是投資行為。因此,套用信披等監管模式并不合適,但建立‘隔離墻’是必須的,要分清楚用戶的錢和企業的錢。”吳飛說。

    編輯:zhaoxiaofei
    單車 監管 部門 資金 消息
    分享到:

    財經網微評論0人參與)

    查看更多>>
    匿名評論
    • 全部評論(0條)
    查看更多>>
    • 熱門排行
    • 大家喜歡
    • 微信發布關于進一步升級外鏈管理規則的公告,其中,第二條明確表示,規范視聽內容傳播:外部鏈接不得在未取得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等法定證照的情況下,以任何形式傳播含有視聽節目的內容。而該規則,將于5月29日起正式生效。

    • 鄭州的順風車業務目前依舊處于不可用的狀態。

    • 5月18日,鳳凰網科技在北京,舉辦《新消費時代二手車市場的機遇和挑戰》主題沙龍,蘇寧汽車公司二手車項目部總經理周小勇、開心汽車副總裁李小光、車易行創始人程慶海、億歐副總裁由天宇等二手車行業的大咖齊聚一堂,展開了激烈的探討。

    • 5月18日,在線教育盒子魚宣布完成C輪數億元融資,投資方為新東方和美國保險業Starr集團,其融資金額將用于產品的迭代,拓展服務體驗和提升系統配備。

    • 如何在“大安全”時代保護我們的網絡和現實生活不受網絡攻擊的危害?迫切需要一個完整的解決方案。